deku寶寶

勝出有這~~~~麼好❤️💛💚💙💜🖤

《混沌理论》 Ⅰ [胜出原著向/科幻要素/长篇]

年黏:

《混沌理论》


Chaos Theory


 


-爆豪胜己 × 绿谷出久-


-原作向+一点科幻要素-


-剧情梗概:他们被告知,一年后这个世界,乃至他们经历的种种都会随着时空的碰撞及自我修正变成破碎的粒子,他们要想尽办法改变这一切。个性成为了悖论,得知真相的人活在恐惧之中,唯一的缓解方式只有一段浪漫而亲密的关系。


 


 


 会议/同行/一个无人可预料的未来的揭露


 


有谁会真正地去幻想世界毁灭的那一刻?切实地,寂静地,画面鲜活地,展露这一切时大家都措手不及。所有人穿着黑色的西装到来,整齐的会场中一时间没有人说话,仿佛是提前参加了一场盛大的追悼会,大家的脸上的表情很难让人不想到葬礼。


可绿谷出久从来没有想过,他们集聚在联合国总部大楼,以为这是职业英雄真正进行世界性联合的历史一步,但最后他们知道的是这样的东西——一个令人万分沮丧的所谓未来,正以这样荒谬的形式亮相,这份“剧透”真是一份莫大的惊喜。


大家都被这巨大的惊喜惊住了,偌大的会议厅里满满当当地坐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职英代表们,他们在出发前被嘱咐了很多次,这是对他们职英而言很重要的场合,说不定照片都会永远地留在孩子们的教科书中,不要轻视,不要大意,认真对待,要比以往任何的公开场合都郑重。


会议厅的最前方是巨大的屏幕,现在已经变成黑屏,会议厅内灯光明亮,可不知缘由地,让人感觉到了黑暗从莫名的地方入侵,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主持会议的人站在发言台前久久没能接出下一句话。


“我知道大家都没有把这个画面当成某部灾难电影,所以才会如此沉默,对吗?”


台上的教授摘下了戴在头上的仪器,刚才的一切都是通过那台仪器所呈现出的脑内的图像,现在他摘下了仪器,显然对大家的反应感到怅然。按理说在他面前的,是这个世界最重要的宝物,或者说,他们拥有最重要的宝物,所以他们才坐在这里。


身为一名物理教授,他过去更相信这个世界的真理,而非他们的个性。但个性为“观测者”的他,能接收到这样的来自未来的讯息,这已经超出他的认知范畴了。场下有年轻的小伙子和女士们,也有身经百战的已经老去的英雄们,他们不是为了沉默而来,至少这个时间点上,召集这样的一群人出现在这里,是为了做点确实的事。


 


绿谷出久在沉默中看了看身旁同行而来的职英,他们在飞往纽约的前三天还因为一场斗殴被各自停止了事务所的工作,三天后他们却因为所谓的“召集令”而肩并肩地坐在飞机上,要去一个很重要的地方进行一场会议。


这促使了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快速从斗殴之后的愤怒和无奈中抽身,两个人在酒店当然是各住一间,但昨一夜绿谷出久约了爆豪胜己去酒店的酒吧喝一杯,绿谷出久真的很紧张,毕竟他们可能要因此上历史课本了。


绿谷出久当然希望现在的场景是自己昨夜喝多了做的一场梦,这样他就不必为什么世界末日的到来而浑身发凉,而且他有所预感,台上著名的教授还要说出不得了的话,恐怖的事实绝对不会只有一件。


坏事从来都是接连到来,毫无意外。


爆豪胜己的眉头一直皱着,他的脸上写着很明显的怀疑,但他没有生气,也就是说没有明显的怒意,至少如果这是一场玩笑,看上去爆豪胜己也不会砸了这该死的屏幕。绿谷出久压低了声音,刚想说道:“小胜,你对这件事……”


“怎么看”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台上的教授就准确无误地点出了绿谷出久胸前名牌上的序号。起初绿谷出久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个人是他,直到爆豪胜己用手指凶狠地戳着他胸前名牌上的号码并一脸“我看你是把脑子忘在了日本”的表情面对绿谷出久时,绿谷出久才慌忙站起身。


和蔼的教授戴着眼镜,他很欣赏这个沉默中还能说悄悄话的日本男人。“作为第一个打破沉默的代表,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呢?”


绿谷出久的手捏住了自己的西装下沿,突如其来的紧张让他表现得有些失措。他刚开口,爆豪胜己就用手肘捅了捅绿谷出久,然后指指桌上的麦克风。绿谷出久尴尬地戴上麦克风,不知为何,爆豪胜己刚才那一捅,才让绿谷出久知道他真的不是在做梦。


绿谷出久说道:“原来这不是梦,而且看样子也不是一个玩笑。”


“我们每个人都想过吧,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毁灭的一天,会是以什么形式出现?战争、污染、宇宙爆炸,或者每个人自己迎来死亡的那一刻,就是他自己的世界毁灭的那一刻。噢是我的错,我不是来这儿和大家讨论哲学问题的,但我想说的是,尽管我们花了一生在真理和规律的世界中去掬起流水以妄图从倒影窥见宇宙的一角,但我们什么都看不见,因为倒影中只有我们自己,而我们太过渺小。”


物理教授很平静,他站在这里就像做汇报一样,场下的职英仿佛都是他的学生,但这不是什么值得学术研讨的东西。绿谷出久的出现只是打破这沉默的一个工具,即便他的回答如梦方醒。


“你刚刚看见了什么?”教授再次这样问道。


绿谷出久心想,他看到了世界末日的场景,但很奇怪,这又与他们所幻想的末日完全不同。没有火焰,没有海啸,没有一系列天灾人祸,他们甚至连一滴血都没看见,他们只是看到了一道光,那道光来临前,大家都各自做着最普通的事。


将教授脑中投映出来的画面,显然是教授自己本人的视角。他从家里醒来,大学放假的女儿下楼和他打招呼,妻子做了早餐,之后他们一家三口加上一只金毛犬一起乘车去了教授任职的大学里,那儿有一块很棒的草坪适合日光浴,他们只是想在冬天去晒晒温暖的太阳,顺便下午去听一个很棒的报告。


由于教授脑内画面的跳跃性,绿谷出久只能按照画面的顺序将他们串联成线性的事件,时间并没有过去很久,他们在告别草坪准备进入教学楼之前,忽然像是被什么声音吸引了一般,教授的画面转了向,代表他转了头。画面是没有声音的,大家只能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


随着教授的目光,他们看到远处的光团在急速扩张,几乎是一瞬间就来到了眼前,然后迅速吞没了画面,在持续了几秒的令人暴盲的白光后,画面突然黑暗下来。本以为这就是结束,之后却闪现出很多定格一样的画面,白光来临时,大家都在做着什么。


教授看到了很多人被白光吞噬前的最后一刻,他同时也知道这不是什么核弹的袭击导致的异常的光亮,因为他没有感觉到痛觉和任何不适,只是突然就消失了,变成虚无。


绿谷出久回答了教授的问题:“一道光,仅此而已……但不知道为什么,一道光能让我感觉到恐慌,这也许就是一场事故呢?或许之后还有未来,我不太懂您末尾所标注的‘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末日’是什么意思,或许您……只是在那之后晕了过去,所以没能观测到更多的东西。”


绿谷出久说得太多了,他的话或许有些无礼,但场上终于恢复了一点热络的气氛。这个画面其实本身并不恐怖,甚至连任何音效都没有,但震撼住所有人的就是那份可怕的真实感,那一瞬间好像所有人都投入了进去,并感受到了恐惧,这很诡异。


教授没有生气,他叉着腰用手撑着椅背,就像上课那样,他让绿谷出久坐下,然后又点了几个人起来“回答问题”,一旁的主持人终于开口道:“教授,进入正题吧,不要再玩什么‘猜猜乐’游戏了。”


主持人故意而为的俏皮话没有任何作用,场上没有捧场的笑声。


教授说道:“我的名字来自圣经,我的父亲在我出生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就想好了我的名字——比加(Pekah),他说当我睁开眼睛时,我就能切实地看到一切。我应该算是很早觉醒个性的一代,我的个性‘观测者’,对我的研究有非常大的帮助,因为我能透过现有的东西观测到我研究的未来,例如我准备好了一个实验,我就能发动我的个性看到我的结果。不然我也不会成为一位科学家,一个对探索真理信心满满的人。”


“可能有人觉得我是在作弊,我这样不公平。我以前以为这没什么不公平,刻在基因里的东西,亿万分之一的变异就会带来天差地别的结果,我也心安理得地使用我的个性,但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


大家都带了笔记本电脑,新文件被分享给了大家。绿谷出久点开了文件,发现是教授的过往研究,内容大概是研究个性的出现和这个时空的必然性,以及个性对物理学带来的影响。在个性刚出现的时候,物理学家就推翻了很多经典的理论,因为在人类超能力的面前,似乎旧东西已经不足以解释一切。


教授认为,个性的出现可能是一种时空自发性的变异,类似一种功能性的摸索。虽然看上去只是出现了个性这个能融入日常生活的东西,但其跨越的时间维度是不可估量的,也就是说,如果按照正常的进化,人们不会出现这种高度有序性的大规模变异。


自此之后,教授开始研究相关内容,包括重新证明了许多理论,或是改良了公式以便更加适应于现在的世界。但近两年来他的实验似乎遇到了瓶颈,可以说是在真理的探索上遇上了断节,就像被什么东西拦腰斩断一样,明明感觉会有未来,但实际上已经戛然而止。


结合刚才教授所说的话,大家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爆豪胜己打开了全新的文档,罕见地做起了记录。教授在台上解释他的研究,他自己也知道,这不过是一个导入而已,为了让大家知道个性究竟意味着什么,大家不得不硬着头皮听这些专业名词。


好在最后比加教授贴心地用一句话解释了他所研究的过去与未来。


 


“正是因为个性对这个世界的介入,导致在短暂的个性出现史之后,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面临着崩塌的未来,或许我们就只是实验品,也或者说我们的出现都是一个意外。我们所做的一切又让这个意外越来越大,关联到世间万物,最后我们将被这个世界线强行收束,然后一切又回归到原始的状态。”


“有些人或许会认为,我们最信任的武器和伙伴杀死了我们自己,但这件事上好像谁也没犯错。”


爆豪胜己记下了这句话,他思索着比加教授的每一句话,纵使他大学时最恨的就是那些哲学课程,但他也知道物理和哲学在意念的本源上很难分家。




===================


日更,一个末日前的浪漫爱情故事。

评论

热度(285)